评论 > 存照 > 正文

杜耀明:占领立法会正式开始

作者:
今次人大决定后,特区政府大可宣布成功占领立法会。随住其他民主派议员全体请辞,议会内只剩下接近清一色的亲政府阵营,全面配合施政,为所欲为。他们若然勉强留低也是自取其辱,因为减去四名被取消资格的议员后,民主派所占议席不到三分一,不要说无力阻挡恶法通过,甚至可被亲政府阵营逐个击破,罢免出局。

北京故技重施,再由人大常委拍板定案,结果除了四名立法会议员因此被取消资格,其目的更在于驯服立法会,把它纳入中央管控范围之内,以便推行寡头统治。

不过,今次人大常委决议其实是自掴一巴。三个月前,人大常委决定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以免民主派取得过半议席,因此宣布现届议会继续履行职务,全体议员可续任一年。现在目的已达,却又出尔反尔,若非言而无信,就是当时顾虑不周,才出现今次的反覆。同样,署理特首张建宗日前才说人大商议取消议员资格一事纯属揣测,却原来此事是源自特首的请求,那么是张建宗讲大话抑或是懵然不知,还是讲大话者另有其人?

执政者可以不顾面子,但也得改变策略,才能征服立法会。三个月前的人大常委决定,如能顺利把民主派一分为二,反对力量即告分裂,留任立法会者势孤力弱,早已沦为政治花瓶。奈何民主派以民意为依归,加上「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共识,不同派别之间纵有磨擦,仍能维持团结,而留在立法会内的数目,亦稍稍多于三份一,勉强可顶住亲政府阵营针对个别议员的谴责和罢免议案。

当然,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人大常委今次决定的重点,更在于订立标准及机制,方便特区政府日后取消议员的资格(DQ)。只要议员抵触中央的底线,如「寻求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或者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等行为,不用法庭裁定违反国家安全法,只须政府认定,便立即丧失议员资格。这种DQ机制,不待法庭确定便可把议员拉下马,更厉害的是,底线可以日后添加,但有追溯力,即使今次提出的几条底线不适用了,到时大可又一次人大决议甚至释法,便可推出另一批底线。

今次人大决定后,特区政府大可宣布成功占领立法会。随住其他民主派议员全体请辞,议会内只剩下接近清一色的亲政府阵营,全面配合施政,为所欲为。他们若然勉强留低也是自取其辱,因为减去四名被取消资格的议员后,民主派所占议席不到三分一,不要说无力阻挡恶法通过,甚至可被亲政府阵营逐个击破,罢免出局。

政权也许幻想,议会没有民主派从中作梗,便可以大展鸿图,全力推行发展大计,从而化腐朽为神奇,逐步赢回民心。但走到这一步,社会主流民意在议会内濒临绝迹,立法会的认受性成疑。

尽管亲政府阵营自称有六大板块之别,但跟特区政府没有两样,全都服膺于中央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的方针,也都对执行中央政策的中联办言听计从,寄望他们切实监察政府,例如调查公众关注的问题(如七二一元朗黑帮无差别袭击市民一事),根本不可能。

证诸过去,亲政府阵营议员的表现亦惹人疑惑。例如民建联议员周浩鼎身为立法会「调查梁振英先生与澳大利亚企业UGL Limited所订协议的事宜专责委员会」的副主席,被发现串通被调查人物,两人私下讨论专责委员会拟议的主要研究范围,并采纳其意见提交委员会。又如工联会议员亦多次被指向政府放水,在一些劳工议题(如男士侍产假、标准工时、交通津贴、取消强积金对冲等)迎合政府,多于争取改善雇员福利。

说到底,政权急不及待占领立法会,不外是要制造既成事实,尽速推行两项劣政,一是动用七、八成财政储备推行「明日大屿」计划(初步估计超过六千亿元),把解决土地问题的希望寄托于一个二、三十年的计划,二是通过大湾区港人境外投票,不计舞弊问题、竞选公平和执法困难,但求一年后选举重开便能扭转劣势。

这些看来是权宜之计,只该限于一时而已,但政权一旦尝过独裁的滋味,又怎会轻易自行收敛,还政于民,而香港人酷爱自由,尤其是占六成人口的民主派支持者,看在眼里,除了感到独裁日日迫近,也刺激大家对政权的抗拒,若想通过独裁而万民归顺,只能是痴人说梦。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13/1522778.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