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华府如临大敌 金里奇:反抗正在壮大将击败左翼言论审查 美国防部增列9家中企黑名单

商飞和小米在列;阿里、腾讯及百度逃过黑名单 鸽派努钦打击鹰派?中国药企高管贩毒入美被判监禁28个月

1月20日总统就职典礼日临近,华盛顿特区如临大敌!美媒报导,华府国民警卫队员将增至2万,远超历次就职典礼;当天或关闭国家广场,只许记者警察进入。

物极必反!美国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撰文说,高科技巨头的虚假言论审查是当今社会最大的欺诈,不过保守派社交媒体平台将兴起,击败左翼的言论审查。

中企美股圈钱梦碎!14日美国国防部增列9家中企黑名单,其中包括商飞和小米,总计多达44家。阿里、腾讯百度逃过黑名单,这是为什么?

中国药企高管贩毒500多公斤入美,被判监禁28个月。

华府1月20日或关闭国家广场只许记者警察进入

周四(1月14日),《华盛顿邮报》引述两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华盛顿特区的国家广场(National Mall)将在1月20日总统就职典礼日关闭,只允许媒体和安保人员进入。

报导称,这是一系列安保措施中最新的一项。但在过去的数十届总统的就职日上,国家广场一直是观看就职典礼的传统场所,许多民众都会聚集在此。

“这意味着没有人能够进入国家广场。”一名官员称,“如果你要观看,你是看不到任何东西的,你也许只能看到国会大厦的顶部”。

不过,国家公园管理局发言人当天表示,还没有就关闭国家广场做出“最终决定”。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调查记者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国会大厦附近的围栏上已经加装带刺的铁丝网。

不少网友留言讽刺说:“大监狱”“dominion+武装登基”“怎么看怎么像篡位登基大典呀!”“这阵势,我以为是马杜罗当选总统了。”

还有网友说:“这是保卫宪法呢,还是保卫独裁者呢?”“这是要保护谁,还是要抓谁。这么大动作。”“人民选得总统怕人民?”“是他们恐惧,知道是欺诈得来的”。

华邮:华府国民警卫队员将增至2万远超历次就职典礼

为应对1月20日的美国总统就职典礼,华盛顿特区正在不断增加人手,据报导,将有多达2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国民警卫队员为就职典礼提供支援。

华盛顿特区国民警卫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从下週二(19日)下午6点开始,国民警卫队成员将武装起来,致力于维护国会大厦的安全。

图:2021年1月14日,已被调入华盛顿特区的纽约国民警卫队员,驻守在美国国会大厦外。

通常,全国各地将派遣8千至1万名国民警卫队员支援首都的总统就职典礼。

截至週三,来自6个州和华盛顿特区的6600名国民警卫队员已经在特区巡逻,其中包括部署在国会大厦7英尺高的不可伸缩围栏后的800人。预计至週六将有1万名士兵到位。

上週发生衝击国会大厦事件后,麦卡锡宣布,将部署多达1.5万名国民警卫队员,并将在首都停留30天,以保证权力的和平过渡。

福克斯新闻记者珍妮弗•格里芬(Jennifer Griffin)发布的另一段视频显示,数千名配备了M4步枪的美国国民警卫队士兵,周四抵达国会山。

最近,国会大厦内部的照片显示,国民警卫队成员挤在国会大厦雕像周围或并排躺在大理石地板上睡觉,这引发了争议,但国民警卫队发言人告诉《华盛顿观察家报》,他们是在休息时间闭目养神。

金里奇:科技巨头的虚假审查是最大欺诈

美国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周三(1月13日)在《华盛顿时报》上刊文说,高科技巨头的虚假言论审查是当今社会最大的欺诈。他认为,科技巨头打压钳制保守派的言论自由,只能激起替代的保守派社交媒体平台的兴起,却无法让7,400万美国人陷入“记忆缺口”。

图为美国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

希望之声电台编译报导,金里奇在文章中说,当谷歌亚马逊苹果公司加入并关闭了保守的社交媒体平台帕勒(Parler)时,他们的行动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证明了寡头集团可能正在寻求控制所有美国人的公开言论。

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推特首席执行官多尔西(他们没有获得任何选票),已宣称拥有了禁止川普总统(获得了7,400多万张选票)发声的权力。

正如杜鲁门总统警告的那样:“一旦政府奉行消灭反对派声音的原则,它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越来越多的镇压措施,最后它成为所有公民的恐怖根源,并导致国家的每个人都生活在恐惧之中。”

以技术管理记忆和观点这种令人恐怖的概念在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小说《1984》中以最人性的方式得以表述。这部小说是关于西方民主在极权主义的噩梦中是如何吞噬自己和其公民的。“取消文化”和社交媒体的抹除运动非常像奥威尔描述的“记忆缺口”,即当权者不再认为有效的东西就被摧毁,这样人们就无法再使用它们。

有217名众议院民主党人在1月3日投票通过了新的《众议院规则》,其中删除了母亲、父亲、儿子、女儿等十几个“不适当”的性别专用词。这是奥威尔模式的又一个例子,它再次训练我们只考虑“适当”的思想,并使用“适当”的语言。杜鲁门总统的恐惧开始成为现实了。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115/1546033.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