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张正修:因为武汉肺炎而曝光的中国共产党的真正目的

作者:
麦克马斯特主张日美的领导人应该对中国说三个“No”。其实这三个No,读者大概都已有所了解。共产党的统治与古代中国不一样,其团结性格很强,这种渊源于列宁先锋政党的影响,如果不使其内部产生足以分裂的矛盾,共产党是不会垮台的。蔡英文总统的两国论,虽然还是有令人不满意的地方,但是正式透过国会对外的宣布,并开始跟各个国家在不否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提下建交,并进入联合国,这些都是政府接下来要从事的工作,而且这可以透过解释而在不违宪的情况下去达成。

一、美国新政策形成所面临的阻碍

10月10日,蔡英文总统发表了两国论,亦即: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中国听了之后气呼呼的,但是美国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正式回应,似乎台湾与美国正在走向一个新的亚洲秩序,要打破中国对台湾的主张。但是,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是非常有条不紊的进行两面手法,一方面以甜言蜜语迷惑世界各国的领袖与投资人,但一方面却是以狠毒的手段要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新国际秩序。国人们在各种相关报导当中,已经大致可以掌握其间的问题点,但是台湾长期与中国对峙,而且文化相近,所以我们对中国的了解相对比较容易,且比较不容易上当。但是对于欧美人士来说,中国共产党是用了许多心思与手段,使许多人对中国产生幻想,这跟二战前后,共产党在美国塑造自己是土地改革者的手段,有许多相似之处。虽然美国的对中政策已经形成,而且正在执行之中,但是这并不是表示美国即使到目前就没有阻力。

武汉肺炎在整个世界扩大感染的过程当中,中国在国内外采取了各种强硬的手段,但是,民主主义国家因为对于中国共产党有两个错误的看法,所以没有办法去加以阻止。那么,中国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习近平的真正面貌是什么呢?日本与美国应该以什么态度来面对中国呢?曾担任川普政权的国家安全顾问(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for National Security Affairs,英文通称为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的麦克马斯特(Herbert Raymond“H.R.”McMaster,担任期间是2017年2月20日至2018年4月9日)在今年出了《Battlegrounds. The Fight to Defend the Free World》(日文翻译为:成为战场的世界—为守护自由世界而战)一书对于这个问题提出了他的看法。从国际政治的角度来看,开放的台湾社会必须与国际连结,因为共产党对世界的统战策略与我们的生存息息相关。作者在本文当中,就以日本的报导为基础,介绍中国的双面手法与许多人因此所产生的两个误解。

二、隐藏在武汉肺炎的背后所进行的种种攻击

在武汉肺炎疫情的期间,从中国共产党所采取的行动,可以清楚明了其领导人们的意图。在国内,中国共产党扩大并强化其排他性的权力,而对外则是:即使牺牲其他国家,也要完成“民族的复兴”。

但是对于《与中共竞争之本质》,美国等的国家却有两个误解存在着。而中共就将这些误解当做障眼之物,进行笼络、敲诈勒索、隐蔽的工作。而这样的误解并不是中国为了追求自己的野心而基于自己的意思所造出来的,而是自我陶醉者(narcissi)认为《这只是中共对于外部的反应而已》这种自以为是的心态所造成的。

第一个误解就是认为:中国的攻击性是美中关系紧张的产物。这种错误的看法就是认定中共并没有自发的攻击性,认为中国并没有很强的对抗意愿,只是随着美国的动作而采取行动而已。但是如果大致上去查一下中共在疫情其间所做的行为的话,就可以知道:美国并不是中共具有攻击性的原因。

中共在武汉肺炎爆发时隐蔽资讯,迫害“就武肺警告世界的医生与记者”,蔑视世界卫生组织的权威,把台湾排除于世界卫生组织之外。中共用所谓的战狼外交进行追打的举动,要把中国对疫情应负的责任模糊化,而持续主张说:中国对疫情所采取的措施比起其他国家更好。

中共其实实施了中国谚语中所说的“杀一儆百”的政策。当澳洲提案说要调查武汉肺炎病毒之起源时,中国就以经济的手段痛整澳洲。而且,中国对于包含日本在内的全世界的200个以上机关的研究机构,进行大规模的骇客攻击。

中国共产党趁着疫情的流行,偷偷地使用科技要去推动警察国家的造出,扩大对香港的镇压,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持续对维吾尔族进行缓慢式的种族灭绝。中国并将许多外国的特派员驱逐出境,并将呼吁拥护人权的许多维权人士关进牢中。

人民解放军(PLA)在疫情流行期间非常忙碌。在喜马拉雅山的边境杀害印度士兵,用军用飞机与军舰威吓日本的钓鱼台,还有台湾。在南海冲撞船舶,而且,中国绕着战略性的海域,主张它拥有没有根据的统治权,对于不接受其主张者胁迫说要发射炮弹。当日本的菅义伟首相与拜登总统约定要援助《抵抗中国高压行动的国家》时,中国政府为了强化其对东海的领有权,就公布说要调查钓鱼台有关的地形。

上述中国无数的攻击行为的原因,其实很难认为是在美国身上。尽管如此,印度太平洋的各国,还有其他地区的部分领导人不断的说:“希望不要在华盛顿与北京之间,强迫我们选边站”。但是,所有的这些领导人在这个严酷的事实前面,必须觉醒。因为摆在他们眼前的选项只有维持主权或是从属于中国。

第二个误解是:与中国的竞争是充满了危险,冒进是不负责任的。他们还说:因为存在着“修昔底德的陷阱”(作者注:修昔底德是古希腊雅典的历史学家,修昔底德陷阱是指向来居于主导地位的霸权国家与窜起的新兴国家会彼此冲突至战争无法避免的状态)。而这个用词就显示出窜起的国家(中国)与维持现状的国家(美国)之间有产生纷争的可能性。

中共的领导人之所以喜欢“修昔底德之陷阱”的比喻,是因为他们要制造出它们被夹击的错误假象,也就是:他们是要被动地去回应协调呢?或是采行战争呢?但是,有透明性的竞争正是防止没有必要地使事态扩大的最好作法,这样的作法并不会妨害他国与中国之间的合作,倒不如应该说:这样的作法使得他国与中国之间的合作成为可能。

麦克马斯特认为:为了把中国认为是自由民主社会的弱点转变成竞争上的优越性,改正上面的两个误解是必要而不可欠缺的。而且,为了防止中国巧妙的笼络、敲诈勒索、隐瞒,为了展开必要的集团行动,改正这些误解是必要不可缺的。

三、许多人相信习近平的话

自由世界的许多企业领袖与政治领导人们是自己进而被骗。他们所注意的是习近平所讲的话,而不是中国共产党实际所做的事。

他们认为人道主义者习近平赞扬超越国境而互相合作的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与“法的统治”(rule of law)的美德,但中国实际上是从国际机关夺取力量,压制人们的自由,对维吾尔族进行种族灭绝。

他们认为环境保护者的习近平宣告:在2060年之前,要在实质上将二氧化碳的排放量降到0。但实际上,中国把80%的国民暴露于超越安全标准的环境污染当中,在南海为了建造军事基地的人工岛,破坏了生态系统,在世界各地,每年盖了许多燃烧煤炭的火力发电厂。

他们认为是自由贸易者的习近平在瑞士的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中,就贸易、投资的自由化大谈其看法,但是中国实际上却进行掠夺性的融资使借钱的国家痛苦不堪,并实施强制劳动,从国库拿钱补助企业,透过产业间谍窃取机密等。

他们认为浪漫的习近平构想着国际性的“命运共同体”,但是中国却是一步一步的使那些很容易受其高压军事活动与经济活动影响的国家变成从属国。

习近平的发言与真实刚好相反。接受习的想法等于是在帮忙中共制造出中共壮大的企图=国际秩序的新规则,然后吊死这些帮忙它的合作伙伴们。

四、即使现在,许多人还是抱持错误的看法

尽管如此,但是还是有一部分的人持续抱持着这个误解。这个误解其实就是:人们追求短期的利益与有利的投资回报而趋向中国的根据。中国共产党即使强化其对于民间企业的介入,但是世界的投资人们却毫无畏惧地把资金投入到中国企业的股票等等。

2021年从海外向中国新的直接投资金额超越对美国的投资金额而成为世界第一。列宁有过一句话,那就是:“资本家连会吊死自己的绳子也会卖吧!”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脑中所浮现的不正是资本主义帮忙自己的对手而走向自灭的影像吗?

五、结论

麦克马斯特主张日美的领导人应该对中国说三个“No”。其实这三个No,读者大概都已有所了解。共产党的统治与古代中国不一样,其团结性格很强,这种渊源于列宁先锋政党的影响,如果不使其内部产生足以分裂的矛盾,共产党是不会垮台的。蔡英文总统的两国论,虽然还是有令人不满意的地方,但是正式透过国会对外的宣布,并开始跟各个国家在不否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提下建交,并进入联合国,这些都是政府接下来要从事的工作,而且这可以透过解释而在不违宪的情况下去达成。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yahoo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5/1659675.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