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许家印 首富的寒冬(图)

许家印瘦了16斤。

2021年下半年,前中国首富的麻烦越来越大。中秋节,他致信恒大全体员工,言辞恳切地说:

“当前,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困难,全体恒大员工都经受着从未有过的严峻挑战……

我更加坚信,通过各级领导和全体员工的共同努力、艰苦奋斗,恒大一定能尽快走出至暗时刻……”

就在致信的前一天和当天,恒大系股票持续暴跌。曾经坐拥4家上市公司,巅峰总市值高达1.32万亿港币的恒大,如今市值只剩不足1200亿。

一个月后,2021年10月20日,负债公布——恒大总负债约3000亿美元,是市值的近15倍。

曾经的一代枭雄,如今风光不再。也难怪,最近见到许家印的人说:

“他本来就瘦,现在精瘦精瘦的,这个样子,人就看起来没什么精气神了。”

创业25年,如今63岁的许家印不是没有经历过“至暗时刻”。

2008年1月,许家印创立的恒大集团,以41亿元的价格,拍下广州绢麻场地块。这一价格超过底价8倍,也让绢麻场地块成为当时广州的地王。

2个月后,许家印正式宣布拟上市计划,并开始全球路演。按照当时的股价计算,一旦上市成功,他将成为中国新首富。

摩拳擦掌之际,次贷危机席卷全球,恒大上市计划搁置,陷入债务危机。有媒体为许家印核算了一笔账,当时恒大的负债率,达到了97%。

首富和破产,似乎只是转瞬间的事。

危机时刻,许家印跑到香港,只干一件事——打牌。

牌桌上,对面坐着被誉为“珠宝大王”的香港巨富郑裕彤、华人置业董事长刘銮雄、英皇集团主席杨受成。

3个月后,“牌友们”出面,投资恒大5.06亿美元,缓解许家印的燃眉之急。

2009年11月,危机解除,翻过身来的许家印率领恒大上市成功。当天,恒大成为中国市值最大的民营房地产公司,彼时51岁的许家印也以422亿元的身价,成为大陆首富。

转眼12年过去,不知道2021年的这一次危机,许家印是否还有牌可以打。

故事,还是从头讲起。

1958年,许家印出生在河南太康县。他的父亲许贤高是抗战老兵,16岁投身革命,做过抗日部队骑兵连连长。

解放战争时期,许贤高因伤复员,回邨务农。新中国成立后,他成为当地仓库的管理员。

许贤高一直到自己36岁那年,才有了儿子许家印。重男轻女的年代,他激动地跑回家,整修半边即将坍塌的房子,不慎受伤,腿部落下了残疾。

父亲受伤,还在月子里的母亲下了地。或许是劳累过度,在许家印1岁时,母亲因病去世。许家印成为“半个孤儿”,从此,跟随奶奶生活。

那时他记忆最深的是贫穷,母亲得的是败血病,家中没钱看病,母亲就那么躺在床上,直到生命终结。

许家印的奶奶(右下)

许家印的奶奶。是远近闻名的做醋高手。小时候,奶奶做好醋,许家印就带着沿街叫卖。

他常提起奶奶教会他的做人道理,记得最熟的一句话是,“家印啊,咱们穷人最讲诚信。”

那时太康遍地是穷人,没人有钱。想吃醋,就要用红薯干、鸡蛋、麸子来换醋。以物易物,成为许家印的商业启蒙。

贫穷,但许家印没忘记读书。在他的自述里,小学六年,他是在一个没有窗户的茅草房里读完的。他常蹲在一个土台子上,读书写作业。

夏天一下雨,房顶漏下的水,让土台子变成泥巴;冬天,土台子坚硬冰冷,手扶著写作业,常常生冻疮。

关于少年时代,许家印印象最深的是红薯和红薯面做的窝头。

一日三餐,他每顿吃一个红薯和一个窝窝头。窝头冬天难啃难咽,他只能用热水泡开,或者用火烤热。夏天,窝头容易发霉,存放久了长毛,他就洗洗毛,再吃掉。

读中学时需要住校,他背着一箩筐红薯和红薯面做的窝头,带一点盐、葱花、几滴小磨油,每天吃。

成为恒大董事长后的他,常向员工提起自己吃霉窝头的故事。“我那时读书,吃了发霉的窝头闹肚子,你们这代人,真是幸福多了。”

在恒大,人人熟知的故事,却没多少人相信。系爱马仕皮带的老板,谈起曾经的苦难,难免让人觉得有励志夸大的成分。

但那就是赤裸裸的现实。

虽出身,但许家印是个读书的好苗子。

微寒

他是邨里为数不多考到高中的人,他的发小回忆,“那时读书,老师抓得不紧,出好成绩不容易。”

许家印不仅成绩好,他还喜欢画画和摆弄电器。他可以用铁片、铁丝接通废旧的手电筒。他还擅长素描,喜欢在纸上给同学和亲人画画。

给奶奶画的那一幅,被奶奶贴在墙上,很久都没舍得揭开。

这份灵气却并未得到认可。那还是“推荐上大学”的时代,1975年,许家印没有成为幸运儿。他高中毕业后,回邨里的生产队干了两年农活。

因为文化程度高,他被分配为生产队的拖拉机手。他带着乡亲们,把生产队的苹果,运到县城贩卖。

在邨里的两年,他什么活都干活,甚至在生产队里带头掏大粪。人们都说,“这孩子读书读傻了。”

但只有他知道,努力争取领导的赏识,是他当时离开泥土地唯一的机会。

许家印老家留存童年时他睡的床

1977年,许家印听到了恢复高考的消息。作为曾经的尖子生,他信心满满地报考了清华大学。同邨的发小嘲笑他的无知,给他起绰号——许清华。

一边干农活,一边抽空学习,他的第一次高考以失败告终。第二年,他花了很长时间准备考试,小心翼翼地报考了当时并不出名的武汉钢铁学院。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最人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6/1668522.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