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亏怕!国际巨头停投资陆科技企业;陆10月50城房价指数环比下跌;

中国房地产危机冲击全球?美日罕见反调;外资持人民币债券创七个月新低;华日:中共治下阶级固化严重,寒门再难出贵子;中国工程师35岁后求职难,45岁没面试机会;超发货币恶果现!中国生活日用品全涨价

周一,北京证券交易所开市,在经济持续下行的境况下,北交所能走多远?

新加坡国有主权基金淡马锡(Temasek)指出,因北京打压科技产业引发的不确定性,淡马锡将暂停对中国科技企业进行新投资。

日前美媒文章认为,中共统治下的社会阶层固化问题正在越来越严重,寒门再难出贵子。

有人说,程序员吃的是青春饭,看来不假。一名上海45岁程序员表示,自己精通技术,可现在连个面试机会都没有。

全球多国都在搞货币超发,不过后果已经显现,现在中国和美国日常生活用品都在全面涨价。

恒大危机引发的中国房地产危机会冲击全球经济吗?美国财政部长和日本央行行长却唱起了反调。

10月外资持人民币债券创下七个月新低。

新股连连破发,北交所能走多远?

在10月最后的6个交易日,中国大陆A股共有15支新股上市,有9只破发,引起了市场的轩然大波。这则消息动摇了大陆持续了二十年的“新股不败”一说。

值得注意的是,破发的股票都集中在科创板和创业板。其中4只科创板,5只来自创业板,9只破发,破发率达到47%。

2021年11月15日,北京证券交易所开市。北交所又能走多远呢?

精选层挂牌公司68家,都是万里挑一挑出来的公司;而投资者的门槛是50万元,而投资能力低于50万元的,没有在北交所申请开户的资格。

这是一道保险,又加了一道保险,“双保险”。

因为北交所背负太沉重的行政压力:这是中共“新时代”领导人的试验田,只许胜不许败。

在微博上,“精选层股票上演‘30cm’”,已经成为热点级的话题。当然,无论是精选层,还是已被批准入场的公募资金,以及未来入场的社保基金,他们在北交所都会获得满意的回报。

起码从11月15日,到明年的二十大之前,这个上了好几道保险的北交所,大概率是捷报频传。

北交所,本来是承担“注册制”试点的推广。“注册制”能走多远?能在多大程度上打破“新股不败”的股市提款机怪现状?“北交所”试行“注册制”将面临怎样的挑战?让我们拭目以待。

外资持人民币债券创七个月新低

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公布的10月统计月报显示,期末境外机构中债登债券托管余额35,167亿元,境外机构中债登国债托管余额为23,034亿元。

数据显示,境外机构投资者10月增持中国银行间债券226亿元人民币,较9月增量降逾七成,亦创下今年3月以来的七个月新低;其中当月增持中国国债241亿元,亦较9月增量降近七成

亏怕了,国际巨头停止投资中国科技企业

多年来淡马锡增加对中企的持股,2020年其对中国的投资首度超越本国。而根据7月财报显示,淡马锡对中国标的资产的曝险下滑2%至整体的27%,对新加坡则维持24%。在中国,淡马锡投资阿里巴巴集团、腾讯控股、蚂蚁集团与滴滴出行,这些公司全遭北京严厉监管打压,股价暴跌。

Rohit Sipahimalani说,“中国政府希望处理大型科技平台的垄断问题,他们希望处理数据隐私、所得不公平等议题,但中国的执行方式过于粗糙快速,因此造成许多震荡”;“如今,投资人忧心的是,没有人知道企业必须遵守什么,因此难以了解他们能否,或者将承受如何的冲击,致使投资变得困难”。

华日:中共治下阶级固化严重,寒门再难出贵子

美国媒体《华尔街日报》11月14日发布专题报道,指出中共政府制度下的社会阶层固化问题正在越来越严重,导致贫穷家庭或农村家庭的孩子越来越难以取得成功。

报道引述新加坡国立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学者发布的论文说,与1970年代出生的人群相比,1980年代出生在中国社会底层家庭的孩子发展机会更少,只有7.3%的贫穷阶层后代达到了中国社会前20%的阶层,而在1970年代,这个数字接近10%,差距为数百万人。在1990年,中国清华大学约有22%的学生来自农村,但到2016年,这一比例仅为10.2%。

1978年,中国收入排名前10%人口和收入排名后50%的人口各占全国总收入的四分之一。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到2018年,收入排名前10%的人口占总收入的份额达到40%以上,而收入排名后50%的人口所占份额不到15%。

在2020年,中国最富有的1%个人占据了全国约30%的财富,较2000年提高了10个百分点。根据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 Group AG)的数据,同期美国最富有1%个人所控制的财富份额仅上升了2.5个百分点,至35%。

阶级固化的问题也导致中共治下的贫富差距变大。在去年,中国制造了全球50%的新亿万富翁,但是中共总理李克强在同一年证实,超过6亿中国人平均月收入不到140美元。在社会阶级出现鸿沟的情况下,不少中国的年轻人采用被称为“躺平”的生活方式,进行无声的抗议。

出生在贵州贫困地区的大学生,23岁的龙林表示,他对自己的未来不太乐观,作为宁波的一家质量控制公司的员工,他每月收入可达近7千元人民币,但是这个工资还是不够购买房结婚,而在北京某国企工作的25岁青年张航说,即使得到父母的大力帮助,他的收入也不足以在北京购买自己的房子,在这样的压力下,他没法获得理想的生活方式。

《华尔街日报》称,现在,中国社会富有的和有政治高层背景的后代,牢牢地把握著发展的机会,报导引用成都大学研究员罗女士的话总结说,现在一句中国民众流行说的话是“寒门再难出贵子”。

上海45岁程序员心酸:精通技术,连个面试机会都没有

最近,一条留言,在社交媒体上引起热议。11月1日,有网民留言称,“我是一名软件开发人员,今年45岁,精通各种技术体系……而我辞职回家半年后再回来寻找工作机会的时候,却发现连个面试机会都很难得到。”

上述网民自称Mary,其留言如下:

我是一名计算机专业出身的软件开发人员,今年45岁,精通 java的各种技术体系,包括微服务、大数据等技术,并能应用到实际工作中,帮助所在公司提升、改造所使用的技术框架,业余我还考取了PMP项目管理证书、系统架构师证书,成为所在公司的系统架构师、核心技术骨干。

在我儿子读初二上学期时,我辞职回家陪伴儿子。半年后,当我再回来寻找工作机会的时候,却发现连个面试机会都很难得到,更别提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了。

责任编辑: 吴莉亚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6/1672512.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