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政党 > 正文

吴仁华等:六四杂忆

六四早上六部口可以南北通行,我们就从南边到北边,靠近音乐厅的路边还有倒毙的学生,是骑自行车时被击中的,因为他还保留着骑行的样子,一众人围在边上痛哭痛骂。

往天安门方向的长安街上布满坦克,有一学生情绪激动,冲上去,被我们阻止。

不一会,应该是七点之前的时间,坦克向我们投射摧泪弹,浓浓的黄色烟雾缓缓升腾,很快弥漫,一些学生市民可能吸入,我们此时就离开长安街,沿着中南海西墙北行。------吴祚来

====

有一颗扔到了我脚下,非常浓厚的黄雾,我没注意吸了一口,当时胸闷难当要晕倒,当时挣扎着跑开,被几位不认识的同学扶着去了六部口一市民家,坐了很久又喝了大量水才缓解过来-----@guyuxin918

===

1989年6月4日清晨,中南海新华门附近的西长安街六部口,天津警备区的三辆坦克从背后追轧学生撤离队伍,一边开枪,一边投掷军用毒瓦斯,现场弥漫着军用毒瓦斯的烟雾。北京商学院19岁女学生龚纪芳因为吸入过多军用毒瓦斯气体死亡,中国政法大学青年女教师张丽英因为吸入军用毒瓦斯而昏倒,被送医急救。------吴仁华

===

89年6月4日清晨,六部口,追轧学生撤离队伍的坦克编号106,现场弥漫着从坦克发射的军用毒瓦斯。北京商学院19岁女学生龚纪芳吸入过多毒瓦斯死亡,政法大学女教师张丽英昏倒送院急救。-----吴仁华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吴祚来的X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6/2063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