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香港“亚洲金融中心”光环褪色 房市5年蒸发逾8.7兆元

在实施《港版国安法》后,香港过去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已不复存在。图:截图自维基百科

近一年来,“亚洲金融中心遗址”成了中国与及香港网友的讽刺口号;其地位逐渐遭新加坡取代后,尽管中国政府近期努力恢复信心,却始终没有消除香港人对这座城市未来的担忧。

与纽约、伦敦等其他国际级都市一样,香港近年来也面临利率上升、金融部门失业和工作习惯改变等多重因素干扰。不过,对多数香港人而言,房地产市场暴跌,象征着这座城市的未来,恐怕不断失去作为“亚洲首要金融中心”的利基。

近五年以来,香港房市一直处于低迷。根据“彭博产业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最新分析,包含商业房地产的损失,自2019年以来,香港房地产的价值至少蒸发了2.1兆港元(约2,700亿美元)。为自2003年前“SARS疫情危机最严重的时期以来,持续最久的一次低迷”。

自2019年“反送中”运动、2020年《香港国安法》上路后,中国政府不仅大举钳制了任何挑战其政权统治的企图、严惩叛国和暴动行为,更打击了外资对投资香港的信心。瑞银集团(UBS Group AG)和世邦魏理仕集团(CBRE Group Inc.)的预测人士预测,还会有更多痛苦(more pain to come.)。

仅管近期中共官方极力试图挽救香港的金融市场,不但祭出在港股通纳入人民币柜台港股、将房托基金(REITs)纳入港股通、扩大ETF通、支持龙头企业来港上市、及放宽基金互认限制,甚至近期传出考虑“减免中国个人投资者透过港股通投资港股,领取股息时所需缴纳的20%所得税”;然而,中美关系日益紧张、加上中国政府对香港的监控日渐严厉,使投资人对香港作为“西方资本和中国企业的联系枢纽”产生怀疑。

政府发言人也发表声明指出,香港房市受到全球经济成长放缓、利率上升及当地股市情绪溢出的拖累,而不是需求结构性下降。并补充,办公室供应增加,有利于香港永续发展,政府会密切监察物业市场,并提供充足土地以满足社会及经济需求;此外,针对地缘政治挑战,港府表示,香港的“独特地位”得益于其在“一国两制”下的制度优势。发言人表示,这包括透明的市场、国际监管制度、低税收制度和货物自由流动——所有这些“都保持不变”。

不过,这对外界消除对香港的担忧并没有实质效益,香港浸信会大学副教授麦比利表示,过去,香港一直是中国与其他西方国家的联系枢纽。 “然而,现在从西方角度来看,一些公司可能会因政治问题,而对迁往香港持负面看法,似乎不建议他们与中国做生意。”

在大众的印象中,房地产的影响恐比其他主要资本市场更大。长期以来被视为当地名人的房地产大亨们,其净资产自2022年来缩水了40亿美元,且正在试图落实资产多元化;另外,也有愈来愈多屋主开始考虑亏本出售。

香港主岛的房价比起2019年的高点,约下跌29%。也自第四季度以来,未售出房屋一直徘徊在20年来的最高水平附近。长江实业、恒基兆业地产等开发商正在调降上市新项目的价格。同时,陷入困境的中国企业正以大打折出售其在香港的房产。

周二(11日)上午,香港开发商股价下跌。恒基地产跌幅达4.6%,长江实业则跌2.3%;这与美国等地形成鲜明对比,截至6月2日,美国房价四周内的年增率4.4%,创下历史新高。瑞银分析师预计,今年香港住宅的价格将再下跌5%。

商业市场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据世邦魏理仕集团预估,至今年12月,香港将出现17%的闲置办公空间、租金将再下降10%。不过,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仍抱持乐观态度,表示房地产市场虽面临短期调整,但随着利率开始下降和中国经济稳定,他对中长期前景持乐观态度。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新头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11/2065968.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