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社会主义的改良没有出路 “天鹅绒革命”乃最佳选择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

改良主义从其造成的恶果上讲就是“保共改良主义”的。他们毫无清末立宪派的独立性和自觉性,从现在看来,改良主义已经成为缓解民间反共反专制冲击力的“堤防”,成为民主化的一大障碍。

有了前面两篇文章,《“和平非暴力论”与颜色革命是对立的,“梦想”岂能成真?》,《自由派“反革命的渐进民主化路径”和改良主义混杂的后果》。我们有必要继续深入挖掘改良主义的根源。

首先,改良主义产生和发展的成因如下:

1、早期改良主义没有摆脱中共国“文化铁幕”的潜移默化,且因中共强大而无奈,没有与中共决裂的胆识,所以有改良的期望。其成员多数是马克思主义者。如“民主墙运动”的很多人,八九学运民运中相当多的上层知识分子和群众也是如此。回顾“七九民主墙”和“八九”的民运学运,他们当中纵然有革命意识但是不成规模且处于边缘化,更没有成势,后来“零八宪章”、“新公民运动”、“709律师”,还有维权运动等,他们的主导思想就是自由派“反革命求改革的渐进民主化路线”和改良主义的混合。“八九学运”领袖和学运历史研究权威的封从德直白说:“八九年缺了这一方向,虽然要民主,却是民主改良,而非民主革命······八九年中国与东欧的对照很鲜明,加上九一年苏联的垮台,结论很清楚:民主改良没有出路,民主革命才能成功”。

2、1990年代后期以降的改良主义主要的构成是:体制内的“改革派”、体制内知识分子、资产阶级、部分中产阶级,其中不少人属于自由派的或自由派倾向的。这后期改良主义的成因有二:其一,中共国政经崛起和中共对于异议及公知阵营的打击收买以及煽动起全社会“党国民族主义”情绪的感染。其二是思想内因,是自由派“反革命的渐进民主化的路径和战略”导致的思想实践的混乱。这混乱何来呢?因为其主张的“先经济自由化再政治自由化”的洋教条对于威权主义政权是可能的,对于极权主义中共是不可能的,这使其追求的从自由化渐进至民主化成为“痴人说梦”。总体概括而言,自由派主张的“先求经济自由化再求政治自由化”和“学步”英国式渐进改良路径,主张“告别革命”,还有敬畏“大国崛起”而惧怕国乱的潜意识等等,这些是自由派与改良主义混合的思想原因。改良主义之所以盛行很大程度上就是得益于自由派提供的“渐进民主化”的“梦幻土壤”。

进而言之,在中共高压下自由主义者难以彰显其民主化目的,在大众的观感上自由派和改良派都持“改革”的主张,两者难以分辨清楚,如此改良主义高涨起来必然会“恶紫夺朱”,在社会思潮上使自由主义被“淹没”在改良思潮之下而不彰,久而久之就会混乱了自由主义群众和部分名流的思想。这样下去,自由派反专制且建立民主之目的进一步被“埋没”,如此就必然消解了民主化的精神动力,反过来巩固中共统治,蒙昧了进步群众。另外,庸俗自由派把中共看成威权主义的(如《零八宪章》等),因而对于渐进改革抱有幻想,所以他们积极参与《零八宪章》的公民上书、参与“新公民运动”等这些必定被镇压的行动。这些虽然比起清末立宪派的抗争和造势要逊色得多、温和得多,但统治者打压的结果要严厉百倍。刘晓波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自由派和改良派借此为“盾牌”,拚命掩饰他们在路径和战略上的失败和无能。

可以说没有自由派奉行的如梦如幻的“渐进民主的路径和战略”(如主张“没有敌人”以及“和平理性非暴力”),就没有改良主义“恶紫夺朱”的“主角”地位和作用,就没有进步群众的思想迷茫。但是依旧有人认为这些自由派的东西“既能为当下的中国民主运动提供原则性指导,又能为未来的民主中国立宪建国提供根本性的旨要”。(摘自张祖烨《自由之火,生生不息——论刘晓波的精神遗产》)

改良主义从其造成的恶果上讲就是“保共改良主义”的。他们毫无清末立宪派的独立性和自觉性,从现在看来,改良主义已经成为缓解民间反共反专制冲击力的“堤防”,成为民主化的一大障碍。

真正的自由派难道不应该反省吗?难道不应该批判“中共国的自由主义”吗?难道不应该批判改良主义吗?再不反省与改良派“蛇鼠一家”的“庸俗自由派”,只会继续铸成大错。

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对此必定会觉醒的,必定基于自由主义立场申明正确路线的,批判庸俗自由派和改良派的,学者王天成有一系列文章阐明这个问题,其撰文《渐进民主——知识界的玫瑰梦》,《革命是中国实现民主转型唯一的选择》等,著有《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一书。程晓农在《社会主义国家转型模式比较》里得出结论:“社会主义制度的改良没有出路”,“天鹅绒革命”模式对国家和社会的未来乃最佳选择。身在中共“虎口”的萧瀚写出《简议改良与革命》,发出孤独的声音:“······被称为转型时代的当代中国,这个时代就是革命的时代。对于自由而言,革命已无法拒绝”。

张雪忠教授身在中共“虎口”,虽然言不能尽意,但是最近依然勇敢写出《告别改革开放/论当今中国的危局和前路》,他批判改良派指出:“经常看到一些意见人士(其中不乏法律学者乃至宪法学者),呼吁当局加强宪法的实施······现行宪法仍不失为一部好宪法。但这样的呼吁完全无视现代政治学和宪法学的基本常识······在他们看来,个人权利屡遭公权力的侵害与剥夺,是因为这部宪法没有好好实施。他们不明白的是,这部宪法一直都实施的很好,只不过这不是一部防止狼吃羊的宪法,而是一部方便狼吃羊的宪法”。这打中了改革派的要害。

中国大陆最根本的问题是“狼吃羊”,无论谁上台都要坚持“狼王体制”,也就是说必须保中共江山,护党权,保权贵的无穷利益。怎么劝“狼”改革呢?如何改良呢?只能以“无敌”的精神做一场“玫瑰梦”,“与狼共舞”,方可万事大吉。可是习近平一做“梦帝”,万梦皆断,化为落红,民主大业怎么办呢?所以我们大家不得不反思和批判,走对路才有出路啊。

附: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一)

——和平非暴力论”与颜色革命是对立的,“梦想”岂能成真?

https://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3195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二)

——自由派“反革命的渐进民主化路径”和改良主义混杂的后果

https://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321546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纵览中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