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骆克仁:一个男演员之死

作者:

男星高以翔日前(11月27日)在中国录制综艺节目时意外身亡,其棺木已运回台湾。(大纪元资料)

录制大陆节目《追我吧》意外猝逝的男演员高以翔遗体已运回台湾,停灵于台北第一殡仪馆。除了惋惜、感叹,一个男演员之死,还能让我们重新审视些什么?

旅美多年,鲜少看华人电视节目,但这回我真想“见识”一下,究竟是什么样的“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能让参演者体力不支?又是什么原因让工作团队毫无危机意识,错失救人的黄金时间,让一个年轻有为的生命殒落。

尽管浙江卫视宣布该节目永久停播,但仍可轻易地在网路上搜寻到这档节目。宁波东部新城三十万平方米的真实商务都会区,改装成炫目的科技赛道,摩天大楼为背景,搭建颇具未来感的蜂巢竞技场,配上夜间闪烁的城市灯光,噱头、排场十足。但仔细看,不难发现光鲜亮丽镜头下赤裸裸的维沃(Vivo)手机、抖音(TikTok)广告,置入行销明显。

近几年,中国的电视节目时兴真人秀,和《追我吧》类似的节目还有《奔跑吧兄弟》、《真正男子汉》等,这些内容多半为仿效韩国综艺节目,只是“淮橘为枳”,原是以“娱乐”为取向的游戏,到了中国几乎都变成了“生死之战”和商业“广告”秀。

真人实境节目(Reality Television)是一种强调实时、现场直播,“声称”百分百反映真实的节目;没有剧本、非角色扮演,忠实记录普通人或明星、名人在看似脱稿环境下的现实生活。

“实境秀”与“纪录片”最大不同处在于它有丰富的“戏剧”冲突与反差,娱乐价值远大于教育意义。实境秀迎合了普罗大众的求知欲、好奇心、八卦、窥视他人隐私的心理,从艺人们的窘态中观众好似看到了自己。但这些萤光幕前的欢笑,可能得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其实很多所谓的“实境秀”里都有事先安排好的流程、脚本,甚至可能连结局胜负、结果都已设定好,突发的“矛盾”冲突,仅是各种参演者出糗、气喘吁吁的样貌。或许这也就是高以翔体力不支倒地,发出微弱呼救:“我不行了”后,仍有摄影机拍摄、无人救援的原因。

据《追我吧》剧组所发布的声明,事发后现场医护人员第一时间赶往救助。但录制现场的观众们纷纷在微博上发文“打脸”剧组,说当时是嘉宾黄景瑜等人第一时间赶过去,要节目组“别拍了”、“快救命”,并大喊“医生,医生呢?”

随后工作人员才意识到问题,逾15分钟后才有医生到场抢救,但医生却没有医疗器械,因而错过了黄金救援时间。

高以翔在拍摄现场逝世的噩耗传出后引起网友一片挞伐,炮轰电视台和节目组为求收视率,牺牲艺人身体健康、罔顾安全。台湾知名女星贾静雯也在自己脸书页上质疑:“艺人的敬业换来了什么?”除了综艺节目拍摄时间过长,电视剧演员也常因长时间拍摄,导致睡眠时间不足,生活日夜颠倒;因《我不是药神》获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徐峥也发文提醒年轻人在外工作首先要爱护自己,千万不要拚命,同时直言节目组安全防范意识太差,绝对要负责任。

事实上,《追我吧》播出迄今,屡屡传出参演人员受伤的消息,艺人陈伟霆、黄景瑜录制时曾体力不支;奥运金牌得主李小鹏、拳击冠军邹市明参加时也都表示过自己撑不住;还有多名艺人在拍摄时呕吐、屁股抽筋、甚至需吸氧气。这样的节目究竟是要挑战人体极限,还是要收买人命?

参赛者在不同关卡要克服不同项目,如梅花桩、飞檐走壁、徒手攀爬高楼,不只考验体力,还要承受极大的心理压力。曾参与录制《追我吧》两期的大陆演员钟楚曦透露自己录了两期就坚决不再参与,因为上次录完之后休息了半个月才缓过来,录制节目时,她不得不连续吃了三天“速效救心丸”。

试想一个普通人,快速竞跑后攀绳上高楼,再从70米高楼快速垂降,将承担多大风险?节目组事先有对参赛者们进行培训工作吗?拍摄过程中有专业安全指导吗?这些演员们是否有意外保险呢?从网路曝光的浙江卫视合同中看来,上述这些问题的答案可能都是否定的,艺人与浙江卫视的签约合同写明:“节目竞演存在激烈竞争,可能会给乙方艺人造成生理、心理负担,乙方艺人要充分认知,并自愿承担可能带来的一切后果。”这种不负责任的“免责”声明,怎会去照顾艺人安全!

说到底,还是得自己照顾自己。身体无法负荷,不要硬撑。据现场知情人爆料,高以翔在11月25日出席活动时,身体有些感冒症状。他从11月26日8时30分开始录制《追我吧》,一直到27日早上1时45分逝世,工作时间将近17个小时。

高以翔之死,其实也暴露出中国职场超时工作、卖命加班的现况。据中国大陆媒体报导,11月26日,一名36岁的杭州男子在面试时提到自己上一份工作经常要熬夜加班,他担心身体受不了,所以想换工作,但话音未落,这名应征者就小便失禁、倒地不起,送医不治死亡。医生诊断的死因与高以翔相同:“心源性猝死”。这可能不只是一个巧合,而是大陆职场普遍过劳,导致壮年者心脏病频发的警讯。

事实上,高以翔之死也揭露了中国影视行业的“冰川期”。

随着中共各种影视限制令,大举稽查电影、经纪公司税收,演员们纷纷出现无戏可拍的窘状。2019年前三季,中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27%,横店影视城开拍率锐减45%;大陆数据平台“天眼查”日前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共有1884间影视公司关停。

中共官方对影视作品不断加强意识形态管控,娱乐业不断往综艺节目方向转型。大陆一线演员们普遍陷入无戏可演的焦虑,而新进的年轻演员、二线艺人,面对的则是更加艰难的生存环境。

过往新戏上档就流量破亿的女演员杨幂现在只能上综艺节目刷存在感;过去四年未能休息一天的迪丽热巴,藉访谈节目时向导演们喊话:“我有时间!”中国演员们并没观众们想像中的那样光鲜亮丽。影视行业的“二八定律”极为明显,80%的资源掌握在20%的人手中,绝大部分从业者处于产业链低端。

2018年“阴阳合同”潜规则曝光后,范冰冰缴纳了8亿人民币的天价罚税。此后影视公司大洗牌,中共当局为从明星身上“剪羊毛”,影视圈三年补税政策从天而降,税率由最低的6.7%飙升至42%,不少影视公司包括台前幕后的个人和单位都面临巨额补税,不仅导致影视业收入大幅降低,而且资本四下逃散,从业者都在谈如何出逃。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开概率低迷,人流稀少、店门紧闭。

高以翔之死,折射出中国经济产业低迷,人命如草芥的现实。◇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