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历史不会重演,但会押韵

“政治正确”似乎正在成为一个新的宗教,用它的信徒迫害“异端”。赛尔维特的幽灵正在欧美游荡,为了对它进行“神圣的围剿”,大学、媒体、社会组织、好莱坞等等似乎都已“联合起来了”。

历史上的宣信国家很多,尤其是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国家。宗教多元主义在20世纪初才开始流行,此前大多数国家都设有国教。

西方自由主义者正在将国家打造为宣信国家(confessional state,或译为认信国家、奉国教国家)。

这是《经济学人》最近一篇文章中提出的观点。

宣信国家,指的是官方制定和推行特定的宗教,政教合一,且不允许其他信仰存在。罗马教廷控制下的中世纪西欧,是典型的宣信国家。

随着宗教改革与现代化进程的推进,现代西方国家已经很少有官方规定政教合一的情况,在整体上也鼓励信仰和思想的多元自由发展。

然而,在过去的十余年中,西方自由主义越来越左翼化,用“政治正确”打击异己,这已是人们比较熟悉的文化现象。

但《经济学人》的观点更进一步,认为目前这种打压已超出了道德、文化领域,具有了相当程度的系统化、制度化特征。甚至,当今西方社会业已逐渐向中世纪的宣信国家靠拢。

如果真是这样,那意味着几百年的启蒙与现代化努力都可能回到原点。

事情真的严重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赛尔维特的幽灵”

1553年,西班牙神学家赛尔维特(Michael Servetus)出版了一本书,名为《恢复基督教》(The Restoration of Christianity),反对加尔文(John Calvin)的预定论。

预定论(predestination)是加尔文最知名的主张,认为人是否得救只取决于神的选择,与他个人的功德无关。图为年轻时的加尔文。

图片来源:Wikipedia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因为这本书,他自己的生命永远终结在了这一年。

当时,轰轰烈烈的宗教改革已开展了30多年,马丁·路德和加尔文都建立了自己的学说和教派,都反对教会对教义的垄断

新教徒们普遍认为,人们可以自己解释宗教,并与上帝沟通。赛尔维特当然也这么认为,所以他发表了自己的见解来质疑加尔文。

出版《恢复基督教》之前,赛尔维特甚至与加尔文有过多次通信。

然而,加尔文的一位好友因为赛尔维特对加尔文的质疑恼羞成怒,将《恢复基督教》的书稿及赛尔维特的信件打包寄给了法国的宗教裁判所。

法国宗教裁判所直接判决其为异端,处以火刑。由于赛尔维特不在场,当时只烧掉了一个雕塑的替身。

得知自己危险处境的赛尔维特打算逃跑,结果在途经瑞士时,他被加尔文的反对者们逮捕,剥夺了财产。反对加尔文的人希望借此给加尔文泼脏水,支持加尔文的人又因为赛尔维特的批判言论想将其置之死地。

最后,他被活活烧死。

赛尔维特雕像和纪念碑,位于瑞士日内瓦。

图片来源:Wikipedia

这件事之所以成为重大历史事件,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处于中世纪与现代世界的交汇处。

在此之前,消灭异端,处决有不合时宜思想的人还是常态。

在此之后,宗教宽容、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等思想日益增强,因言获罪或因宗教信仰而被迫害的人越来越少。

21世纪的人们,大概早已将这种事情视为无所谓的陈年旧事,乃至认为它不会再发生在地球上。

然而,它真的不会再发生了吗?

也许,因为某个人的言论或思想而对其进行肉体消灭的事情,的确很难再发生了,但以其他形式发生却未必不可能。

毕竟,“历史不会重演,但会押韵。”(History doesn't repeat itself, but it rhymes.)

2019年,英国女权主义者玛雅·福斯塔特(Maya Forstater)在网上发表了自己对于跨性别者的看法,她称男人和女人是有区别的,改变性别是不可能的。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领视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06/1655944.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