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三次挨整 毛泽东秘书李锐劫后余生

曾经当过毛泽东秘书的李锐,在上世纪30年里,曾三次挨中共的整,最后一次蒙冤坐牢八年多。李锐在晚年时有很多对中共的反思和批判。(《百年真相》提供)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李锐,曾经当过毛泽东秘书。从上世纪40年代到70年代,他三次挨中共的整,一次比一次惨,最后一次蒙冤坐牢八年多。他吃苦很多,命却很大,活了102岁。

今天,我就根据《李锐口述往事》等记录,跟大家聊一聊他跌宕起伏的一生和晚年对中共的反思。

李锐1917年4月13日出生于北京,祖籍湖南平江,毕业于武汉大学。他曾任中共中央委员、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水电部副部长、毛泽东兼职秘书。

第一次挨整——抢救运动

1943年4月到1944年6月,在中共延安整风后期的“抢救运动”中,李锐被关押一年零两个月。

当时,正是抗日战争最艰苦时期,中华民国临时首都重庆经常遭日军飞机狂轰烂炸。但是,中共的大本营延安一次都没有遭轰炸,这使得毛泽东有机会整肃党内反对势力,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于是,他发动了延安整风。

毛泽东逮捕了批评中共官员搞特殊化的北京大学才子王实味,之后,立即把整风矛头指向知识分子集中的单位,到处抓特务。

李锐此前长期在国民党统治区做青年和宣传工作。他被捕的原因是,有两三个人在刑讯逼供之下,被迫承认自己是特务,然后编造说,李锐是他们的上级。协助毛搞整风、抓特务的主要打手康生曾经说,李锐的父亲是红军杀掉的,李锐与中共有杀父之仇。但客观事实是,李锐的父亲死于1922年,那时还没有红军。

李锐回忆说:“在枣园,保安处等地关了几百上千人……当时逼供很厉害,我经历过五天五夜不准睡觉,不准眨眼睛,认为这样就可能失去控制讲出真话来。我当时挺住了,没有乱讲。这种办法有长到半个月的。”“受审时,通常是长时间立正站着(以至腿肿)和坐矮板凳;有时加戴手铐,时间长短不定。我手上的伤痕,几年才消去。也挨过耳光之类。”

据李锐回忆,抢救运动中,“延安80%的知识分子上台‘坦白’,被‘抢救’成特务,结果这些人中,一个(真的)特务也没有。”

第二次挨整——赞成彭德怀意见

1958年1月,时任水电部副部长的李锐,被毛泽东点名,当他的兼职秘书。

1959年4月,中共在上海召开八届七中全会。李锐回忆说,毛泽东在讲“第十五个问题即要解放思想时,又点我的名说:李锐怕鬼,要改。要解放思想,不要怕鬼……以为总不知道有哪一天要整到他头上来,所以,谨小慎微……明朝有廷杖制,顶皇帝就打,廷杖打死者几百人、千把人,至于推出午门斩首者更多。但是,那些人敢讲,冒死上谏”。

“接着讲第十六个问题即党内批评时,毛又借海瑞敢于冒死上谏的历史故事作了发挥。毛说:现在搞成一种形势,不大批评我的缺点。你用旁敲侧击的办法来批评也可以嘛。我送了《明史海瑞传》给彭德怀看了。你看海瑞那么尖锐,他写给皇帝的那封信,那是很不客气,非常不客气,皇帝看了这封信丢在地下,然后又捡起来,想一想觉得这个人还是好人,但是终归把他捉到班房里头。”

当晚,李锐请教毛的另一个秘书田家英,问他:毛这样讲海瑞,是不是鼓励大家学海瑞,敢讲真话?田家英谈了毛的老秘书胡乔木的看法。胡乔木认为,毛引出海瑞的说法不止这一次,实际上是要求不要出现海瑞这样的人物。

1959年7月2日,毛泽东主持召开庐山会议,原本想纠正1958年“大跃进”中“左”的错误。7月14日,彭德怀给毛写了一封信,就“大跃进”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斗胆讲了几句真话。

7月16日,毛将彭德怀的信印发全体代表,让大家讨论。分组讨论中,时任中共军队总参谋长黄克诚、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还有李锐,都同意彭的看法。时任外交部副部长张闻天的长篇发言,更是明确赞成彭的意见。

其实,毛泽东看完彭德怀的那封信是雷霆大怒的,这些人还站在彭的一边,他怎么能忍?所以,3个月前还大力鼓励中共党员学海瑞敢讲真话的毛,马上翻脸不认人。

1959年8月2日至16日,在庐山举行的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上,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李锐遭到批判,前四人被打成“反党集团”,李锐当时不是中央委员,被打成“追随者”。五个人全都被罢了官,随后,全国打了380多万名所谓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李锐回北京后,在水电部继续挨批判达半年之久。水电部打出了一个“李锐反党集团”,涉及200多人。当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党委负责人找李锐谈话,说,已决定开除他的党籍,问他有什么意见。他回答说:“赞成开除,没有意见。”

李锐后来说:“当时完全绝望了,我觉得这个党已经没有希望;自己又报国无门,悲哀极了。”

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后,1960年5月,李锐被发配到北大荒,同“右派分子”一样过劳改生活,过分的饥饿和劳累差点要了他的命。后来,多亏好友田家英帮忙,才捡了一条命,并回到北京。这一段人间地狱般的生活,整整持续了570天。

第三次挨整——揭发陈伯达

1963年,李锐被下放到安徽磨子潭水电站。说是下放锻炼,当文化教员,实际是继续劳改。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在文革中自杀后,北京专案组派人到磨子潭,要李锐交代同胡乔木、吴冷西以及田家英的关系。

李锐说:毛主席身边最危险的不是这几个人,而是陈伯达。当时,陈伯达正红得发紫。李锐揭发了陈伯达的一些情况,并请来人转告周恩来,因为周恩来是田家英专案组组长。

过了不久,北京又来人,退回了他给周恩来的信,说不能转交。1967年11月,合肥来了军队的两辆吉普车,说是安徽省革委会主任李德生找他谈话,李锐意识到,他被捕了。

不出所料,一架专机把他运到北京,直接关进秦城监狱。他被关在单身牢房达8年之久。

牢房中,除一张矮木板床外,没有任何物件,被褥很薄,没有枕头。

李锐好不容易攒下一些手纸当枕头,却被没收了。他只好把鞋脱下来当枕头。狱中规定,夜间睡觉必须面朝门上的哨兵观察孔,因此整夜不准翻身、不准仰睡。碰到看守故意刁难,还会有新花招,像冬天胳膊要放在被子外面之类。

最可恶的是,狱方纵容看守对犯人进行各种人身侮辱和折磨。李锐经历过的就有:经常无缘无故被罚站半天;动辄训斥辱骂,甚至被叫到小窗口往脸上吐唾沫;或者被命令把手臂伸出窗口挨打。一天早晨,李锐把手伸出窗口取稀饭,看守故意把滚烫的稀饭倒在他的手上,以至烫伤。

关了不到一年,通过墙上的长条窄窗户,李锐看见外面有起重机在施工,他就知道还在盖房子,于是开始作长期打算。为了活下来,他每天在监室练气功,跑步,用手指在空中练书法。1975年5月,58岁的他总算活着走出监狱。

六四”后,李锐接手编纂“中共组织史资料”时查清:文革期间,秦城监狱共关了502人,司局级以上官员有一半左右,死在里面的近30人,被打伤致残的20多人,得精神病的近60人。

结语

李锐一生饱受磨难。文革后,1979年、1989年、1992年,他3次访问美国,还去过法国、日本、瑞士、荷兰、澳大利亚等国。他善于观察与思考,到晚年,对中共、对毛泽东、对国际共运,有很多反思和批判。

李锐认为,“苏联模式离开了普世规律”。“苏联推行的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道路,从根本上就错了”。“一场以消灭私有制为结局的革命,一种以排斥先进生产力为特征的社会制度,无论以什么堂皇的名义,都是没有前途的”。人类社会进步,要“靠科学和民主”,“还要靠法治,而不是靠什么‘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那是不得人心的”。晚年的时候,李锐一直倡导民主与宪政。

李锐有记日记的习惯,其中有许多关于中共的非常珍贵的史料。但他没有留给中共,而是将《李锐日记》捐给了美国斯坦福大学。他生前的意愿是,死后“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和不盖党旗”。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了,谢谢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订阅Telegram群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 吴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924/1807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