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标签 > 儒家

告密,才不是传统文化(图)
2021-09-29

发生在亲人、朋友之间的告密行为,由于直接破坏了小共同体最基本的人际信任,挑战了人伦底线,更是受儒家抵制。

董仲舒的“法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无异巫术(组图)
2021-07-05

董仲舒的法术,也许有人看到这几个字会觉得奇怪,毕竟,从我们所学过的历史来说,董仲舒应该是一位西汉时期的儒家大师,他学的是孔孟之说,习的是六经之艺,也不是道士,巫师,怎么也不可能和法术沾边,更何况是作为以敬鬼神而远之子不语怪力乱神著称的孔之门徒,就更应该远离...

儒家固人伦 中共批孔包藏祸心
2021-05-27

道、儒、释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如果说道家、佛家给世人提供了回天修炼之法,那么儒家学说在两千多年的中华历史上的主要目地就是固人伦,使人守住做人的本分,使人的道德不至于很快的下滑。被视为儒家奠基者的孔子,是春秋战国时期的鲁国陬邑人(今山东曲阜),相传有弟子三...

子贡富可敌国 他从孔子这学到什么经商密钥?
2021-05-20

对子贡来说,儒家思想是真正融汇于心,并指导行动的为人处世的准则。子贡以礼待人,谨守信义,重视信誉,从不损人利己,提供值得信赖的商品、适度地赚取利益,他以“和为贵”、广交朋友,”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秦晖:以日为师 中国人也曾想搞军国主义(图)
2021-05-15

主讲人:秦晖(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2016-01-30第一节日本军国主义兴起日本在明治以后,当然有向自由民主制度发展的一些可能性,尤其是在明治以后的大正天皇时期,日本应该说是议会的权力和民主制度都是有所上升的,这个时期一般叫作"大正民主",但是大正民主为期...

孔子识人术:看人有诀窍,识人有四法,学会了让你看透天下人(组图)
2021-03-17

关于识人辨人,一直以来都是古今圣贤都很关注的一方面。那今天月涵想和大家分享的是孔子的识人四法。看他对父母的态度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孔子,他早期创立了仁学,而孝又是仁的重要内容之一。他说,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在孔子看来,孝顺父母、敬爱兄长,这是实行仁德和孝道...

余东海:老天有眼 两种现象的因果解释
2021-02-25

一个民族过于反常,就不配享有人权,有了也保不住;一个国家过于反常,就不能进入文明,进了也留不住;一个社会过于反常,就无法建设良制良法,建了也立不住。反常者,反人性、人伦、人权、人道之常也。—–东海律一多次有人说起古今中外有一种现象:特权阶级无恶...

余东海: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2020-12-27

丛林社会和监狱社会都很坏,但比较而言,监狱社会更坏。恶秩序不如无秩序,恶政府不如无政府。-----东海曰有人说,赞美暴秦是种病。然也,此病可称为美秦病。美秦这个词逆取之于杨雄。扬雄曾仿司马相如《封禅文》上封事给王莽,贬斥秦朝,美化新朝(王莽国号新),名曰剧...

东海一枭: 真理会使你自由 自由会使你强大
2020-12-27

(一)《约翰福音》中有句话:你应该了解真理,真理会使你自由。这里的真理指圣经义理,这里的圣经指儒家经典,仁本主义经学。学习仁学,可以自立自达,回归仁宅,获得道德自由;可以立人达人,遵循义路,追求政治自由。自由与秩序两面一体。罗斯福总统有句名言:没有自由的秩...

苏轼为什么要与王安石作对?(图)
2020-12-16

王、苏构怨由来已久,决非一朝一夕。早在嘉佑年间,王安石与苏轼之父苏洵即已龃龉不和,并由此影响到王安石同苏轼兄弟的关系。方勺《泊宅编》卷上第3条云:欧公在翰苑时,尝饭客,客去,独老苏少留,谓公曰:适坐有囚首丧面者,何人?公曰:王介甫也。文行之士,子不闻之乎?...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 澄清一个持久而巨大的误会(图)
2020-09-24

社会主义哲学以物为本,政治以党为本,经济以公有制为基础,无论如何导不出人本精神来。所谓社会主义一切为了人,纯属自欺欺人、欺世盗名的巧言。

余东海:关于美国与西方对华索赔的四点意见(图)
2020-05-17

2020年1月27日,丹麦《日德兰邮报》(Jyllands-Posten)发表了丹麦社论漫画家尼尔斯・博耶森(Niels Bo Bojesen)的冠状病毒漫画。(图片来源:IDA MARIE ODGAARD/Ritzau Scanpix/AFP/Getty...

陶杰:提问有罪
2020-05-17

邓小平并非尊重思辩、更绝非容许言论自由的人。一旦由华国锋手上夺得权力,即刻将“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此一语收回,魏京生即以言入罪囚十五年。

纪晓岚感慨:可叹儒家和佛教的流弊严重到害死人(图)
2020-01-15

如果不是误信了那些胡言乱语,又如何敢恣意妄为,落到今天这个下场?” 说罢,这个囚犯也放声哀嚎起来,其他囚犯也随之痛哭。此时,夜行人才知道,眼前的这些人原来是鬼。纪晓岚不禁感慨道:可叹儒家和佛教的流弊竟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