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揭秘】守寡六十八年的对像名满党国 谤满天下

—到处都是臭脸 戾气 这两国决对生产

引玉石子:【亡国与亡天下的区别】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顾炎武)

多多含羞草:“人民大多数比我们想象的要蒙昧的多,所以宣传的本质就是坚持简单和重复。”“必须把收音机设计得只能收听德国电台。”“报纸的任务就是把桶脂者的意志传递给被桶纸者,使他们视地狱为天堂。”————戈培尔

ET:中共利用其掌控的宣传部门、文化部门、教育部门,报纸、广播、电影电视、文艺团体,没完没了的会议、堆积如山的文件、不间断的狂暴政治运动,创造了数量巨大的党文化新词和特殊的表达方式,再用字典、词典、各种工具书、教材、语言规划部门的文件把它们固定下来。简化字的颁行使年轻一代无法阅读古籍,中共的御用文人鼓吹其党魁创造了新的语言规范和美学标准,大、中、小学一以贯之的党文化教育使学生们把邪恶僵化丑陋虚伪的党话当成理所当然。时至今日,同志、宣传、贯彻、执行、斗争、劳模、代表、会议精神、路线、认识、领导、上级、号召、奋斗、委员会、思想汇报、自我检查、批评与自我批评等等党八股词充斥在文件、报刊、书籍和人们的日常生活里,铺天盖地的党话成了十几亿中国人的语言现实。人们每时每刻都生活在中共刻意营造的语言空间中却冥然不觉,以为现在使用的语言是民族语言自然发展的结果,以为天下所有正常人都这么说话。离开了党八股,人们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了。

兔主席:去过不少国家,中国人之间那种特有的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和冷漠只在一个国家见过,就是俄罗斯。到处都遇到臭脸、戾气,而且能目睹俄罗斯人与俄罗斯人之间的臭脸,真有在中国的感觉,甚至犹不及中国。很早以前就思考这一定是共产主义社会的遗产。

赵所生:【文人呆事】文革期间,国学大师吴宓担心自己写的那些日记不安全,就转移到一位门生那里。他怕自己忘记,随即找来纸,记下了何人何时转移日记至何处。不久,他果被抄家,造反派搜出了那张纸条,然后按图索骥,很快找到他的全部日记。他在牛棚闻知,捶胸顿足:“这是我一生中干的最笨的事!”

看得见的历史:天下大乱形势大好(1974年1月10日《人民日报》)

Wyuan琳:一位年老的二战坦克老兵,终于找到了陪伴他经历整个二战的老坦克,长跪不起。

历史上的今天:文革1968年安徽蚌埠淮南武斗事件,极其惨烈

ET:《九评共产党》揭示出中共是一个害人的邪教,“同志”的称呼就是这个邪教团体对其信徒的召唤和控制。每次你对“同志”的称呼做出无所谓的应答,就是承认了你的在教身份,就加强了邪灵控制你的那个无形的纽带。“改革开放”之后,虽然在党、政府和军队内部的正式会议和文件中,人们依然会按照以往的方式来使用“同志”这一称谓,但在社会上的使用面开始缩减,一般人在正式场合相互称呼不再使用这一政治意义非常浓厚的词,而是更多地使用“先生”、“女士”、“小姐”或者更显人情味的“师傅”等等。不过,人们在生活中以玩笑方式喊“同志”的情形仍然比比皆是。母亲叫不听话的女儿“小同志,你听着”,朋友聚会“来来来,同志们,干杯”,求人帮忙“都是革命同志嘛”。这种看似不当回事的叫法,却是党话对人民生活潜移默化的最深版本。只要人们乐于叫“同志”,不管有没有意识到,人们就在同共产党的志,就在坚持共产党的话语系统,就是在维护共产党的极权专制。

五毛党的鼻祖:

1.抛弃娃娃亲的老婆,后者为他守活寡六十八年;

2.在美国日本裔妻子佐藤富子为他养育五位子女,后者带孩子回国寻亲,他却见都不见;

3.第三任妻子竟然是自己情人的妹妹,她姐姐问讯发了疯;

4.国共合作时为了入D,痛骂中正,中正授予他中将军衔,他盛赞中正是民族的幸福

责任编辑: 郑浩中   来源:阿波罗网郑浩中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