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张春桥在上海笼络的特务组织

“文革”期间,张春桥曾在上海收罗和驱使反革命别动队——“游雪涛小组”。这个当时在上海鼎鼎有名、令人谈之色变的特务组织,专事跟踪、绑架、抄家、监禁、秘密审讯和搜集情报等活动,从1967年11月到1968年3月,共搜集、编造中共华东局97名领导干部的材料,绘制了“华东局黑线人物关系图”,提供了100多万字的情报,诬陷和迫害干部达800多人,许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更有多人被迫害致死。

两个小丑“一拍即合”

游雪涛,江苏无锡人,原是上海《青年报》文艺组副组长。“文革”开始后,他在《青年报》社内成立了一个造反派组织,名叫“扫雷纵队”,总部就设在他自己的家里。由此,开始了一种专业的情报特务生涯。“扫雷纵队”宣称它的主要任务是扫除埋藏在“无产阶级司令部”脚下的“地雷”。

开始,游雪涛的“扫雷纵队”并未引起张春桥的注意。但仅隔了一周,他们通过向张春桥密告一些人策动“炮打”张春桥的事件而一下子受到张春桥的赏识。

1967年1月15日,上海街头出现了“炮打张春桥”的大标语,游雪涛马上召集“扫雷纵队”成员布置说:“这是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反动逆流,要摸清来源。”他派人钻到各个造反组织中,收集各方面的情报,于1月27日报告了张春桥。1967年1月30日,游雪涛又向张春桥发出第二份情报,密告复旦大学、上海市电影局及团市委内一些人的“炮打”活动。而后,游雪涛等又通过徐景贤之手,陆续送出几份情报给张春桥。

实际上,张春桥在看到游雪涛送来的第一份《扫雷简报》后,便记住了这个人,他认为游雪涛的做法对实现他在上海全面站稳脚跟、进而影响全国的美梦确有帮助。随后,张春桥即派人秘密调查了游雪涛等人的情况,知道他们大多出身平民、无复杂背景且又是造反派后,便决定使用游雪涛了。

1967年3月,张春桥对徐景贤说:“应当肯定他们前一段做了不少工作。比如像上海音乐学院‘红革会’和外地学生的一些‘炮打’,我还是从《扫雷简报》上看到的。”3月29日,张春桥又通过徐景贤传话给游雪涛:“前一段时间,你们确实做了不少事情,做得很好,对领导起了一定的作用。”1967年5月,张春桥又一次表示对“扫雷纵队”工作的赏识,说:“游雪涛还是不错的,做了不少事情,从一月革命以前到现在,大方向一直是正确的。”他还“称赞”游雪涛是“我们的福尔摩斯”。

受到张春桥的默许赞扬,游雪涛受宠若惊,便决定要放手大干。从此,“扫雷纵队”成了张春桥所直接指挥的一支反革命别动队,犯下了数不清的罪行。

老奸巨猾的张春桥非常清楚“扫雷纵队”干的是特务勾当,一旦暴露,对他极为不利。于是,在1967年3月29日,他通过徐景贤传话给游雪涛,“你们有点像情报系统组织,做的实际上是内务部的工作……人家攻起来,这是不得了的事,说‘张春桥在上海搞了一个特务组织’,那问题大了。”

他要游雪涛改头换面,取消“扫雷纵队”的名称,并又诡秘地说:“今后没有一个组织了,有些情况还可以反映,同样可以起耳目作用,但那已经不是作为一个组织在活动,人家要抓岔子也抓不到什么。”

游雪涛根据张春桥的旨意,1967年4月,宣布撤销“扫雷纵队”。4月20日,张春桥指示徐景贤,把游雪涛安排到“市革会”群运组当副组长,以合法的身份掩护特务活动。

1967年8月,根据张春桥的旨意,游雪涛以原“扫雷纵队”为班底,在上海市永福路244号成立了“游雪涛小组”。游雪涛严格挑选人马,逐步发展他的组织。该小组人最多时达35人。

游雪涛小组名义上属“市革会”办公室,但是它直接听命于张春桥。

罪恶累累的“游雪涛小组”

1967年下半年,张春桥指使“游雪涛小组”了解华东局机关的运动情况。游雪涛马上派小组成员3人通过各种关系,混进华东局机关。经过一番折腾,游雪涛摸到了“重要情报”:华东局农办主任刘瑞龙知道不少关于张春桥的历史情况!

“必须封住刘瑞龙的口!”张春桥发出指令。

接到张春桥的密令,游雪涛小组四处活动。11月2日,刘瑞龙的种种“罪行”,被写入了《关于刘瑞龙初步审查情况汇报》。

张春桥在这份材料上亲自“批示”:“刘瑞龙是个大坏蛋,华东局机关造反派不应把这个人放在那里不管。要认真地组织力量批倒批臭,并把问题搞清楚。”之后,刘瑞龙遭到无数次的残酷毒打和批斗。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历史楼信息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6/1668503.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