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饮食文化 > 正文

苏州人都没想到,自己这么爱吃豆腐

苏州人爱豆腐,可能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早起的一碗豆浆或豆花,午饭的一盘炒豆干或者豆腐汤,晚餐夹两块玫瑰腐乳佐粥。

简单的豆腐,在精致的苏州人手上,也能弄出许多花头来。

豆腐花

苏州的小吃点心众多,豆腐花算是街头巷口常见的一种。

以前的豆腐花是挑着“豆腐花担”吆喝着卖的,卖豆腐花的人穿行在苏城的大街小巷中,边行边拖着长长的尾音吆喝着一个音“碗……”

豆腐花的担子虽然很小,却五脏俱全。卖的时候取一个小碗,用勺子将桶里的豆腐花一层层轻轻“刮”进碗里,再加入各种佐料,像榨菜末、虾皮、紫菜、香葱、香菜末、酱油、辣酱等。有的小贩为了让豆腐花鲜美,还会在熬制秋油的时候加入虾子,做出来更加鲜美。

豆腐花鲜嫩绵滑、一碰就化,滋溜几口,如落花流水般地下肚,是许多苏州人记忆中的美味。

蟹粉豆腐

十一月,正是吃蟹的时节,此时在苏州饭馆最火爆的就是蟹粉豆腐了。

一盘金灿灿的蟹粉豆腐端上桌,蟹黄香气浓郁扑鼻,毫无腥味,豆腐吸饱了蟹粉的鲜,也解了蟹粉的腻。金黄幼白相融相杂的一碗,热气腾腾,香味扑鼻。

刚出锅的蟹粉豆腐还很烫,心急的人却顾不得这些,捞起一勺吹一吹便送入口中,鲜美的蟹味挟裹着幼嫩的豆腐一路滑入胃中,再搭配一碗米饭,那份唇齿留香的满足感,早已无法用语言形容。

油豆腐塞肉

四四方方的一只油豆腐,戳一个小孔,然后把拌有荠菜末的肉馅塞进小孔里,塞得油豆腐刚好鼓起来即可。

煮的时候,先把油豆腐有小孔的那一面,放在油锅里煎,让沸油将肉馅和豆腐封住。接着,再加入浓油赤酱,添上水,盖上锅盖焖煮。出锅后,一只只油豆腐鼓鼓囊囊、有棱有角、油光锃亮。

吃油豆腐塞肉不能心急,要先小心地咬出一个小口子,然后再轻轻吮吸里面的汤汁,吸完汤汁后再大口地吞嚼。否则,不知情者一口下去,里面的汤汁顿时四溅开来,弄得一身狼狈不说,还烫得不轻。

卤汁豆腐干

在不同的地方,豆腐干的风味也不一样,嘉兴人喜欢吃咸的豆腐干,四川人喜欢吃麻辣豆腐干,在苏州,最有名的是卤汁豆腐干。

卤汁豆腐干已有超过八十多年的历史,是原籍仪征的祝季中在苏州首创。当时的小贩用竹签将卤汁豆腐干一块块串起来在玄妙观和小街小巷叫卖,曾有歌谣说到:苏州玄妙观,东西两“判官”,萝卜干(甪直)与豆腐干。可见当时卤汁豆腐干已成为小孩喜爱的“小吃”。

“津津卤汁豆腐干”绝对是苏州人儿时共同的美好回忆,咬一口,鲜美的卤汁从各个小孔里喷出来,美味无穷。

玫瑰腐乳

‍‍‍‍‍‍苏州腐乳历史悠久,距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苏州人习惯称之为“乳腐”

它曾名噪一时,在元代时就被意大利人马可•波罗认为是“东方的奶酪”。上世纪物资匮乏的时候,腐乳等发酵产品成为了很多人记忆中的美味。

温婉的苏州人对吃腐乳另有心得,他们别出心裁地将本是糕点调味的糖玫瑰花酱,放到了腐乳中,让向来咸鲜的腐乳增加了一抹香甜的滋味和玫瑰馥郁的芳香气息。

夹一块放到熬到浓稠的白粥上,绝对能让人胃口大开。用香气扑鼻的腐乳汁烧制的腐乳肉,更是活色生香。

看到这儿,你是不是才意识到自己平日里真的吃了不少豆腐?不过不得不说,苏州人在吃的方面真的很会料理,每一道豆腐菜肴看似家常,却都能唤起一份独特的记忆。

责任编辑: 宋云   来源:苏茶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6/1676354.html

饮食文化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